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程晔 > 罗斯巴德论苏东巨变的历史教训

罗斯巴德论苏东巨变的历史教训

  国家主义的逆转不是一件容易事。马克思主义者指出,根据长期历史经验研究,历史上从没有统治精英自愿放弃权力。或者更正确的说,只有当精英中的大部分人,无论出于何种原因,已经放弃并决定抛弃该体制时,精英统治阶层才会被推翻。

 

  我们需要汲取的是,最近苏联及其卫星共产国统治精英,以及其庞大国家主义体制崩溃的教训。这段崩溃的历史及其持续后果好坏参半,坏消息至少有警示性。压倒性的好消息当然是,即使挟全面恐怖和大规模屠杀之威,集体主义的苏联还是崩溃了。

 

  从本质上看,苏联解体的原因是其不仅失去了广大民众的支持,甚至失去了大部统治精英的支持。其来源有两个:首先、普遍丧失道义合法性和马克思主义信仰;其次、甚至连执政的共产党本身都认识到,该系统在经济上不可行。

 

  坏消息则来自从共产主义过渡到自由和自由市场时的贻误,几乎抵消了好消息。从本质上看,犯了两个相互关联的严重错误:

 

  首先,改革者担心社会动荡,动作不够快,他们没有意识到,向自由和私有制转变的过程越快,过渡阶段的动荡越小,经济和社会复苏得越早。

 

  第二,改革者试图成为与人为善的政治家,不想当反革命分子。对于那些共产党统治者,至少应该断掉他们生计,而改革者非但不惩罚,甚至还让他们保留职位,这保证了前共产党统治精英能够抵抗根本性的变革。

 

  换句话说,除了在捷克共和国,强势的自由市场经济学家们和总理瓦茨拉夫·克劳斯能够推动向真正的自由市场的快速变革,以及除了在某种程度上波罗的海各国以外;改革者们太友善,太急于寻求“和解”,他们过于缓慢谨慎。结果几乎是灾难性的:口头上人人赞成自由市场和私有化,而现实是,当工业仍控制在垄断政府的手里时,就取消了价格管制,例如俄罗斯。

 

  前苏联经济学家,米塞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尤里·马尔采夫首先指出,这就好比维持美国邮政局的邮政垄断,却突然允许平信邮资涨到2美元:结果将是大众变贫困,国库更充盈。这是逆自由市场和私有财产之道而行。

 

  另外,当俄罗斯终于迎来私有化时,大部分却“私有”到旧统治精英的手里,这意味着“私人”黑社会风格的共产党统治,没有一丝自由市场的味道。关键是,自由市场和私营企业却要为此承担困惑的俄罗斯民众的指责。

 
 
 
 



推荐 11